馬來西亞新銳導演的電影新語言風格探索

馬來西亞新銳導演的影像中散發出東方與中華美學的氣息,也呈現出質樸的本土風情,這是他們的“新”新現實主義電影的最大特色之一。在這路上探索的新導演新創作面向風格,必定將成為亞洲電影的一股新新勢力,甚至將會備受國際影壇的矚目新力量。


現在已是博二的我,即將也要開題了,接下來就是畢業論文的十萬字數以上的大關,

我一直想要為電影做些事,也是自己專業熟悉的範疇領域中去研究,所以題目的方向就是東南亞電影這一塊,但希望可以做到的是大而全”轉向“專而精,所以我做了一份科研小研究,題目往更深度的方向–《馬來西亞新銳導演的電影新語言風格探索》

在此,也節錄部分給大家一起咱來研究研究

====================================================

摘要:馬來西亞的本地電影環境過去受到文化束縛,市場受到好萊塢與日、韓、港等地區的多重圍攻而,華裔和印度裔的電影創作上因政策制度不認同導致分配資源的艱難,因此其他種族語言的電影壹直都無法蓬勃的發展。但憑著自力更生在逆境中的求存。

在2000以後,不同階段的流派新銳導演也誕生了。本文將逐壹梳理馬來西亞當代的中文以及淡米爾語系電影,並以電影語言的文本分析,介紹馬來西亞的新銳導演和他們的的電影。以各自年代的電影風格,將新銳導演與電影理論的流派定義歸類。最後的結論,將以分析的結果探討出馬來西亞新銳導演的電影新面相風格,創新的去定義成“新”新現實主義電影。
關鍵詞:馬來西亞中文電影、馬來西亞印度電影、新銳導演、“新”新現實主義電影

Abstract:Malaysia’s local film environment has been restricted by cultural constraints in the past, and the market has been besieged by Hollywood and Japan, South Korea, Hong Kong and other regions. Due to politically systems created by Chinese and Indian filmmakers that cause disagreement of resource allocation, films produced in other languages have been unable to flourish. Yet, through self-reliance, these films managed to survive in adversity.
After 2000, the new generation of directors were born. This article will reveal contemporary Chinese and the Tamil films in Malaysia, and introduce the new Malaysian directors and their movies in the text analysis of the film’s language. The type definitions of these new directors and film theory will be classified according to the style of their respective films. The conclusion of this research will be based on the results of the analysis, exploring the new style of Malaysian new director film and define a “new” Neorealism film in an innovative way.

馬來西亞是一個多元種族的社會國家,各民族都是相處融洽的交集在壹起,當多元文化的碰撞,形成了藝術文化的獨特氣質與思維,所以我們可以聆聽到唱著中文歌曲的馬來裔歌手-茜拉那美妙歌聲的聽覺享受,只因她曾在馬來西亞的華文小學受過教育熏陶下的成長。但與此同時,多元文化更是壹把雙刃劍,在推動至於也在彼此融合上因政治因素形成了最大的壹道隔閡墻。基於馬來族是馬來西亞的多數人口,所以享有馬來西亞憲法中的特權對待,其馬來文化更是馬來西亞文化的主幹,其它的民族文化次要,因此在國家電影話語權的影響和政策的執行下,馬來西亞的電影工業基本上是由馬來裔所掌控,更以馬來創作者以及藝人為重點,然而在這壹直被扶持的政策下,馬來西亞的馬來語電影就形成了“嬌生慣養”的局面,在縱橫各大東南亞電影中的相比,與泰國電影界出現阿彼察邦·韋拉斯哈古、新加坡陳哲藝等在各大國際電影節中備受推崇的導演相比,馬來西亞導演始終在電影藝術成就上需要更多努力才能追上此成績。這因為在馬來西亞的馬來語電影市場中,商業類型電影如愛情或黑幫警匪才是壹貫的題材,只要做好這類型電影加上政府的支持,馬來電影人會以保守的方式制作電影,所以往往此類型就是無法帶來更大的藝術突破。

一、馬來西亞非主流文化電影人的窘境

馬來西亞的本地電影環境實際上也受到外來文化制度的束縛,猶如其他東南亞國家的電影市場,好萊塢是各種族的觀看首選,主導整個市場的大部分份額,這還包括日、韓、港等外埠電影的多重圍攻之下更加無法茁壯成長發展,因為市場額度都被大量占據了。而華裔和印度裔的電影創作上被認同或分配資源都是十分的艱難,這導致馬來西亞其他種族的語系的電影壹直都無法蓬勃發展…………………………………………….

二、獨立電影制作的誕生

直到2000年以後開始,壹批年輕的馬來西亞導演不滿於現狀主流電影的沈悶刻板和思想禁忌,在不獲得政府支持、資金緊缺的狀況下,也因為數字攝影機DV camera的流行,讓電影拍攝門檻降低了。那時候壹系列風格鮮明、表達自我的獨立電影就漸漸見到其作品蹤影了。後來,這壹波浪潮也普遍被認定為馬來西亞的 “電影新浪潮”。
「新浪潮」(The New Wave),來源於法國新浪潮電影,1959年,在《電影手冊》(Cahiers du Cinema)寫影評的弗朗索瓦·特呂弗(François Truffaut,杜魯福)與讓-呂克·戈達爾(Jean-Luc Godard,高達)拍了他們的處女作《四百擊》和《筋疲力盡》,這些電影全部實景拍攝,主人公們紛紛反對體制、挑戰權威………………………

三、真正“馬來西亞”電影的備受肯定

除了以上的華人導演之外,說到擅長用馬來西亞獨特的多元故事去說出馬來西亞不完美但反映出真實的社會的電影,那非提不可就是馬來裔著名已故導演,雅絲敏·阿莫(Yasmin Ahmad),1958年1月7日至2009年7月25日,他於2009年因腦中風而離世。他同時也是出名的廣告導演,每年過年過節必出現在電視上的馬國石油廣告:印裔父子同慶國慶、華裔婆孫同慶新年、三大種族男童成“沙煲兄弟”等等國民意識廣告,這些感人溫馨的廣告,都是雅絲敏所執導。在電影方面,其中《我愛單眼皮》(Sepet, 2004)、《花開總有時》(Gubra, 2006)、《木星的初戀》(Mukhsin, 2007)更被譽為三部曲去記錄壹個女性從青春期到婚後的感情變化,雅絲敏導演試圖透過電影喚起大眾對周邊人事物的關註,並更有別其他馬來裔導演專門拍攝討好馬來觀眾的主流市場商業電影,他喜歡從客觀角度去切入看待這社會,其中的電影也涉及到馬來西亞種族之間被視為敏感的課題………………………………………………………………………………..

四、商業類型電影的登場

也許本地觀眾也因為文化內涵造詣都不深,之前的新浪潮獨立電影都被本地觀眾認為曲高和寡的電影,簡單來說也就是看不懂,所以漸漸地大荒電影公司開始減少制作。然而,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會是最好的時代,就在2010年開始,馬來西亞也開始制作屬於自己的本地中文電影並在院線正規上映的制作。這包括由馬來西亞有線環宇電視臺(Astro)所投資的新年賀歲電影《大日子woohoo! 》(由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進修班的周青元執導)和《初戀紅豆冰》(歌手阿牛陳慶祥執導)並且獲得的不俗票房,讓華人社會和中文媒體的熱捧和支持,被視為馬來西亞中文電影的重大突破。越來越多的商業公司願意投資和制作中文電影,壹部又壹部的制作排列在商業院線的放映名單內,為馬來西亞的中文電影制作帶來了嶄新和生機勃勃的商機市場。這包括周青元導演的《一路有妳》更以馬幣1728 萬打破馬來語電影的記錄,創下本地電影最高票房大馬電影紀錄。後來,《一路有妳》的編劇李勇昌更編而優則導,拍攝了驚悚詭異類型電影系列,包括《超渡》、《守夜》、以及中馬方合作的《怨靈2》電影。不過,由於都是商業考量原因,這些電影的劇情和敘述方式都是通俗的類型電影,包括輕松愛情喜劇、恐怖類型等等,與現實主義電影的成分都不多,為了顧及馬來西亞市場,而都加入了三大種族都喜歡的情節,少了面向真實社會的探討……………………………………….

五、回到初心的“新”新現實主義電影

馬來西亞電影市場競爭必須面對十面楚歌的不同外國電影競爭,尤其是本土的中文或其他語系電影在市場蜜月期後再跌入壹個低迷現象,而電影市場的核心和基礎是建立在影片素質之上的,如果本土電影質量不佳,市場再美好也是徒然的,因為觀眾還是會選擇那些爆米花的外國電影。當馬來西亞電影又湧現出低谷的危機之際,往往這就是壹個轉機的最佳時機。很多影視制作公司意識到與其壹直拍攝類型電影來吸引觀眾進場,倒不如回到電影本身的初心,好好去敘述好故事,而不再壹味追求拍攝商業電影。因此很多影視投資者也開始註意到好劇本,扶持新銳導演去拍攝好電影,嘗試拍攝寫實主義電影去關懷社會的寫實主題,也推廣電影到海外參展,讓更多海外觀眾認識到本土電影,再回歸到馬來西亞播映時候,這部本土電影自然會獲得更多的關註。在2016年以後,馬來西亞多部以現實主義的關註社會的劇情片相繼出現,馬來西亞電影人希望市場上可不斷擴大,現實主義的文藝類影片與商業類型片都找到各自的空間。。。。。。。。。。。。。。

(一)《Jagat》 透視邊緣人物的困境

獎,此分類讓其他語系的馬來西亞電影排除在大獎以外,讓讓此部電影導演與各相關電影人士的招致非議。
《Jagat》故事背景設在90年代的大馬社會。父親Maniam擔心12歲的兒子Appoy卷入當地猖獗的犯罪集團,常常以打罵「教育」他。Appoy的伯伯Mexico,因厭倦困苦的生活,隨友人Chicago加入黑幫。兩人在犯罪的世界裡越陷越深,漸漸背離最初的信仰。在生活面前,電影中的大人與小孩都面對善、惡的選擇,在道德倫理與生存利益之間徘徊,時而兇悍、時而軟弱。導演高度還原了90年代馬來西亞印度人困窘低靡的生活處境,包括當時的社會面貌、家庭教育、犯罪集團與濫用毒品等情況。這部耗時十年籌資的電影,在批判以外也富娛樂性。全片有笑亦有淚,有精彩的內心戲,也有輕松有趣的笑料………………………………

(二)《分貝人生》關註底層階級的逆境

過去拍短片出身的馬來西亞新生代導演陳勝吉出現,久違的大馬現實主義中文電影在2017年再次重現曙光,面世並且在的影院上映。陳勝吉與筆者乃是馬來西亞的韓新傳播學院廣播電視電影專業的學長學弟關系,猶記得那時我曾觀賞過陳勝吉的畢業制作,短片名字倒是忘記了,但對於其拍攝手法,把壹個關於偷考試卷的故事套用在緊張萬分的間諜套路,這與後來的泰國電影《天才槍手》手法也相近。

後來,陳勝吉到了臺灣藝術大學電影系升學,畢業回到馬來西亞堅持自己的夢想,繼續從事影視工作。最後,在2013年馬來西亞業界中公認為最高競爭力的《BMW短片競賽》中憑著《32°C 深夜KK》獲得五個大獎,包括最佳導演與最佳劇本等,其短片是發生在便利商店壹夜打槍的愛情幽默故事,但也從故事中帶出社會當下時事的情節。之後,他的努力與天分,加上獲得馬來西亞知名制片王禮霖伯樂的協助,在2014年的臺北金馬創投中,《分貝人生》打敗中港臺各地區的代表,成為那壹年的百萬首獎劇本。

《分貝人生》的馬來西亞一部非常寫實的電影題材,講述現實社會百態人生終於誕生了。《分貝人生》中的分貝咋看之下還以為是關於聲音或音樂的電影,實際上電影中的分貝是貧窮中的“貧”上下拆開的形容詞,貧窮就是此電影的主題,講述了生長在大城市貧困區的阿強因壹場交通意外失去了妹妹,更衍生出來自貧苦環境的壓力而造就的社會問題。影片透過“貧窮”反思“生活”與“生存”的微妙關聯,透過貧窮家庭與社工的故事,帶出貧窮問題所凸顯的人性與道德的沖突以及對逆境求存、命運弄人的探討…………………………..

 (三)《光》關懷社會弱勢群體

來到2018年的11月尾,也有一部馬來西亞中文電影《光》(Guang The Movie)的上映,由華裔導演郭修篆所執導。電影未在馬來西亞正式上映,已經依循了在國際影展上推廣,後續本地上映的方式進行,所以此電影獲得榮耀包括入選 2018 巴塞羅那亞洲電影節「主競賽單元」影片、2018 武漢新銳影人盛典 的最佳新銳導演 及 和最佳新銳演員、福岡國際電影節 FIFF的熊本市賞 獎項,當然備受矚目的上海國際影展亞洲新人獎也有入圍 最佳影片 、導演 、男主角和女主角。
其實這部電影也是改編自過導演在馬來西亞短片競賽中的最高度的BMW SHORTIES 2011年短片比賽冠軍,故事經歷來自過導演的患有自閉癥哥哥的故事,透過哥哥相處的過程中所產生的創作靈感,發掘不為人知的自閉患者的一面………………….GUANG,這是現實主義風格,關懷社會、溫暖人間和探討人性的呈現手法,情感依歸的環境課題……….光影符號象征也是精心設計,電影雖然是講述想體現自閉癥者的悲哀遭遇,但實際上,透過攝影與布光,反而藉著自閉癥者的身影,帶出出現代人在面對困頓生活中的無助與悲涼………………

(四)結語

在馬來西亞當代的電影不斷湧現出新銳導演過程中,他們往往都是敘述本身個人經歷或體驗, 我們從中可以體會導演創作時所要探討的課題,現象雖是本土化,但問題的同樣可放眼至全世界,很多世界的某個角落都是面對壹樣的無奈與困境。如果我們把2000年以後的為大荒電影代表的“電影新浪潮”定義成大馬的電影現實主義1.0,因為其特色以簡單的器材和低預算去呈現出的最直接的電影語言來重建和批示判斷社會。2006年以後,以雅絲敏·阿莫(Yasmin Ahmad)為代表的以各種族間為觀點,呈現出樸實風格但卻真實反映出各種族間的現實問題,這是馬來西亞當代電影中的新現實主義2.0。那麽在這2016年以後,異軍突起結合兩種電影理論流派的新銳導演,再讓亞洲甚至整個世界看到馬來西亞電影作品,就可以定義成“新”新現實主義電影。

相對於亞洲其他國家,馬來西亞因電影環境因外來的強勢“文化侵略”,加上政策緣由導致馬來文化以外的其他族群在影視上的不被重視而被逼自力更生去成長,因此新銳導演在壹步壹腳印的發展上稍微處於怠慢落後,憑著他們的努力與和生長在馬來西亞長大的電影人,他們所的展現影像語言確實非壹般的,因為尤其馬來西亞新銳導演身處多元文化語境中,其著力展示的是文化碰撞和交融,影像特質就存在著多樣化且不單壹的元素,馬來西亞華人更保存與傳承著優秀的中華文化。因此馬來西亞新銳導演的影像中就散發出東方與中華美學的氣息,卻也呈現出質樸的本土風情,這就是馬來西亞新銳導演的“新”新現實主義電影的最大特色之壹。這壹批馬來西新銳導演人在電影路上探索的新創作面向風格,必定將成為亞洲電影的一股新新勢力,甚至將會備受國際影壇的矚目新力量。……………………………………..

延伸閱讀:北京電影學院畢業啦~~

What's Your Reaction?

cute cute
0
cute
scary scary
0
scary
confused confused
0
confused
fun fun
1
fun
love love
4
love
lol lol
0
lol
omg omg
1
omg
win win
0
win
Jack Ng

從事影視文化藝術創作與教育工作十載有多的巨蟹座文青一名,欲追求學習的最高度,北赴帝都對之科舉進士,勤學鑽研映畫戲。

More From: 生活消閒

Choose A Format
圖文格式
以文字配圖片說故事
加載視頻
上載任何形式的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