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 Rides 46 : 貪婪的肯尼亞


一早離開埃肯邊境,方向奈洛比,方向南半球!一出發就遇見中國的施工企業,在這動物世界的國度瞭解一下情況先。施工人員告訴我,他們還真見過豹子和非洲二哥斑鬣狗,沒見過非洲大貓,但不會主動攻擊人。

肯尼亞北部很荒涼,有兩塊小沙漠戈壁,路上村落 不多,人也很少,這正是我喜歡的露營節奏。但路上已然出現了野生動物,該怎麼選擇地點呢?第一,遠離人;第二,不能靠近水源,水是動物的生命泉;第三,不能遠離公路,有人類活動的地方動物不敢靠近;第四,火是夜間保護自己驅趕動物的最好方法,把火源準備好,比如說一些噴的氣體罐,邊噴邊用火機點。

這營地紮在了灌木叢裡,頓時響起了給女兒買的第一張影碟《獅子王》,“木法沙為了保護兒子辛巴被暗算喪命,刀疤掌控了整個森林,鬣狗橫行,世界暗無天日!三隻非洲二哥從灌木叢裡鑽出來,呲著牙露出陰險的笑,攔住了猶豬和狐猴的去路。。。”。那時她還在上小學,而20年後的今天我已身處動物世界的故鄉!

第一天紮營,幾乎整個晚上都沒怎麼睡,豎著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一陣風刮的帳篷呼呼響,心裡既擔心又渴望出現一隻獵豹,和俺對視片刻後走開,也算是和俺這個遠道而來的外鄉人打個招呼!

早早的收拾好行囊,趕上一天的大風刮起股股沙塵,側頂風。翻過一個小山包是一望無際的荒原戈壁,遍地火山石,人煙稀少。路上見到一些羚羊,有幾十成群的。有2、3百隻正在我的前方過馬路,過了半個隊伍發現接近的我,後半個隊伍掉頭往回跑,被我這個異鄉人分成了兩個陣營。繼續前行,耳畔只有呼呼的風聲!

第二天就趕上大風沙天,乾旱的的沙漠戈壁100多公里地帶,被斜刺裡的風吹得精疲力盡!一個小小的村子有旅館,晚飯後,路邊的小鐵皮房子,便利店寥寥無幾的幾樣商品,一位漂亮的女人守著這小店,做的牛肉米飯還是很好吃的。晚上路過的人們來這喝奶茶,看著電視。開來一輛皮卡車,超大的音樂聲一下就激起了人們的興趣,就在車前微弱的車燈下跳起了舞!能歌善舞的肯尼亞人,屋裡的人們也都出來,拍著手轉著圈附和著歡快的音樂邊唱邊跳,俺也被感染的加入他們跳起來!

夜晚,風不停,呼嘯的刮著這乾旱的沙土地!整夜的風到早上依然很大,權且在這小旅館多休息一天,緩解一下疲憊的身體。在小店吃午餐的時候,漂亮的女人把孩子們趕跑,開始營業。她把電視調到CCTV4中文國際,正在播放的電視劇《大宅門》,看來她知道這是中文,特意為我換的!

在公路邊的小村子休息了兩天,到下一個城鎮45公里沒多遠,哪成想這荒原戈壁天天的大風!精疲力盡的到了距離鎮子3公里處,赫然醒目的大字:中煤!這裡是江西省地質局,隸屬煤炭系統,和俺同門。因為公路工程已經完工,只剩下撤離的一些設備,所以這裡只有三人留守,大師傅和兩個小夥子。王師傅晚上特意做了些好吃的,有辣炒海魚、蒸香腸、江西小炒肉、炒豆干、燉大骨頭!就我們四人,索性在這多住一天,和本家王師傅多喝兩杯,好好緩解被大風肆虐的身體。在中東在歐洲也趕上過大風天,還有大上坡,也有天寒地凍,還有埃及的沙哈拉酷熱。可每天喝酒不感覺疲憊,為什麼這兩天這麼累呢?看來是沒酒不行啊!臨走的時候,王師傅提前一晚發好面,蒸了小饅頭和粽子,打包上米飯加雞腿和炒黃魚,王師傅還給帶上一盒茶葉、一瓶老乾媽。繼續啟程,繼續是大風,但吃到家鄉菜喝了家鄉酒,緩解了疲勞,沒問題!可騎了四、五十公里輪胎又不爭氣了,備胎已經用完,不得已攔車到下一個城鎮吧。來了輛皮卡,司機張口就是50美金,才180公里!沒辦法,在這荒漠戈壁的公路上車也不多,砍到30美金上車走人。到了地方下車時,司機還繼續讓我再給1000先令,500也行。肯尼亞人怎麼這樣?即使生氣的不給他,他也微笑著不以為然。在非洲買型號700的輪胎很難,這個城鎮也沒有,看來只有寄希望於奈洛比了!提前去長途車站買票,坐大巴去奈洛比,280公里的票價才500先令,可見昨天搭車的皮卡夠黑的!

一早乘坐大巴前往奈洛比,原來已經出了荒原戈壁,轉過非洲第二高峰肯尼亞山,跨過赤道進入南半球,是不是覺得有點兒遺憾,沒有騎行跨過赤道,我也這麼想!不過還有烏干達,等過了烏干達才正式進入南半球,所以還有兩次要經過赤道。大巴停在奈洛比一個穆斯林區,自行車沒氣,慢慢推著就近找個賓館住下。第二天步行4公里穿過一貧民區到了市中心。還不錯,中心區域很小,但還乾淨整潔,有公園有大學,有寫字樓和政府機構。找到一家中餐館,瞭解一下當地的情況,主要是問問哪有賣自行車的。據說奈洛比的氣候很好,類似春城,7、8月份這裡的冬天也不冷,1、2月份的夏天也不很熱,溫度不會超過30度。既不潮濕也不乾燥,氣候溫和涼爽,雖然地處赤道附近,但海拔1700多米,睡覺都必須要蓋被,下雨天還有點兒冷呢!樓房看不見空調,你以為非洲、赤道就是熱,這是不是顛覆了你想像中的非洲?

英國人曾經在這個國家“生活、工作”過,使得肯尼亞學會和留下了一些好的東西,比如學校的孩子們穿著標準的校服,女孩穿裙子、長筒白襪,男孩紮領帶,即使後來在偏遠地區的村鎮,孩子們也是標準的校服。肯尼亞人溫和,微笑問候,不再有孩子們攔截追逐自行車,不再有孩子向自行車扔石頭和要錢的,唯獨這的成年人是什麼都要,要煙要酒、要吃的,要手錶,要帽子。。。,即使不給他們,他們也會笑著和你說活,絲毫不覺得不好意思!

離開奈洛比去安博塞利國家公園,安博塞利是這個季節觀看乞力馬札羅最好的季節,雖然她在坦尚尼亞境內,但緊挨著安博塞利。到了坦尚尼亞和肯尼亞邊境,拐向一條砂石路,好難騎,越走越是人煙稀少,進入馬賽人的地盤,偶爾有放牛的馬賽人,一天也見不到幾輛車。趕上馬賽人孩子放學,那可是追得我跑啊!還沒到國家公園,在路邊已經出現了野生動物,有鴕鳥、羚羊、長頸鹿。這不,幾隻大個頭正在過馬路,伸長脖子就那麼靜靜地看著我!晚上露營在距離一戶馬賽人家幾百米的灌木叢邊,躺在帳篷裡仰望璀璨的星空,哪一顆才是我的歸宿呢?不知不覺進入夢鄉,再醒來已是一輪月半彎慢慢升起,皎潔的月光掩蓋了銀河的光芒。

一會兒從不遠處傳來非洲二哥斑鬣狗的叫聲,經常看動物世界,這個聲音還是有點兒耳熟。可它也許只是想偷吃馬賽人的牛羊,對我這個人類不感興趣。叫聲時有時無,雖然它對我不感冒,但我還是睡意全無,抽根煙,準備好火源,以防萬一!就這樣一直守候到天亮,又要開始新的一天了!

從露營處出發40公里的砂石路上,時不時就能遇見一些食草動物,長頸鹿邁著悠閒的大步,還偶爾停下看看我這奇怪的動物。到了安博塞利國家公園,不能騎車進入,當然不能!裡面有大貓、有二哥!還有大象、河馬。租輛車載著自行車穿過動物園,車費很貴,門票也不便宜。那也沒轍啊,穿過安博塞利到一個城鎮住下,這乞力馬札羅只有在清晨和傍晚才露出真容,其他時間被雲層掩蓋。非洲之巔乞力馬札羅山上的雪就好似一頂小小的白色禮帽,近距離仰望著她,難以想像登上去是怎樣一番景色!等我!

從奈洛比通往海濱城市蒙巴薩的國道旁,由中國建設的蒙內鐵路已經竣工而且已經通車。還有很多中國施工企業在此,住在中國路橋的營地裡,環境真是棒極了!營地裡還有剛建好的健身房,我的最愛,只是沒時間在這練上幾天。第七標段的後勤工作真棒!沿途還住過路橋蒙內第四標段、第二標段。中國的施工企業見到俺這樣尋求幫助的騎行者都很熱情,好吃好住招待,真是有家的感覺。

想想我到了蒙巴薩又見印度洋,來幹什麼呢?悠閒的休息三天,買了兩條印度產的外胎,什麼也沒幹,又原路返回奈洛比。

在回奈洛比的路上,依然是住過很多中國企業,有中鐵十局有路橋第八標段,還回到第七標段又住了兩天。跟一位領導聊天,聊聊蒙內鐵路,奈洛比到蒙巴薩的鐵路已經通車,旁邊兒還並行著一條英國人修的窄軌鐵路,已經有百年歷史了,還在運營。而中國建設的蒙內鐵路先期由中國運營管理10年。後面在等著建設奈洛比向西到烏干達邊境馬達巴的鐵路,蒙內鐵路是肯亞向中國貸款90%,自出10%,由中國企業施工建設。這可不是援建,錢是要還的。這樣,肯尼亞政府就沒什麼笑臉了,原來不是給我的,還要還錢!說到建設內馬鐵路在等什麼呢?這時恰逢肯尼亞總統換屆大選,局勢不太穩定,如果換人了,是反對黨上臺,那也許設計的鐵路線路要做改動,要經過他們地盤,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集團。再說到營地即將搬遷,那麼多設備當然要帶走,那恐怕營房和生活設施生活用具是帶不走咯,租住的地方主人是位議員,他會儘量阻止企業帶走更多東西,甚至忽悠他的子民堵門鬧事!在國外施工企業也很艱難!

重回奈洛比,在市中心的公園,看看這大塊頭在唱著當地歌曲,還有樂隊伴奏。在公園休息的人們聽見音樂就隨聲跳起來!

應中餐館的老闆邀請,去參加一個活動,一所在奈洛比的國際幼稚園放假前最後一天的大Party。有幸去看看生活在肯亞首都奈洛比比較富裕的孩子們在幼稚園的環境,也因為過幾天要去非洲最大的貧民窟——基貝拉貧民窟,有百萬窮苦人的貧民窟,正好能和在國際幼稚園快樂成長的孩子們做個鮮明的對比!(因為正直肯亞總統大選,基貝拉裡很亂,還是遺憾的沒有去成)

上午到了坐落在市郊的幼稚園,院落不大,但很乾淨。脫鞋進入兒童區,挨個房間轉轉,小小的衛生間都是適合兒童的擺設,房間分成學習區、遊樂區、就餐區,廚房的阿姨們正揮舞著擀麵杖忙活著,油炸甜面餃Mandazi。外面的遊樂區各種遊樂設施一應俱全。舞臺早已搭好,還請來了音響師、鍵盤手。幼稚園還為家長們準備了咖啡茶點,此時孩子們正在房間裡早餐。

上午10點兒童Party正式開始,孩子們早已化好妝換好了幼稚園自己製作的表演服裝。首先是全體起立,一起唱起肯亞國歌,然後孩子們在主持人的帶領下唱著民族歌曲跳起民族舞蹈,非常歡樂的氣氛!幼稚園還特意請來實力歌手,男歌手自彈自唱著自己的原創歌曲,是為在大上一屆肯亞大選中死去的幾千人祈福,祈禱和平!下個月初就是2017年8月8號肯亞新一屆總統選舉,此時唱起這首歌,希望本屆選舉能平穩過渡,不再有流血和死亡!

午餐時間,孩子們去小餐廳吃飯,而幼稚園請來服務人員為家長們製作烤羊腿、烤雞、烤香腸,還有品種很多的自助餐。後來知道了,這不是免費的,每個孩子要交1000先令合10美金,包括孩子的表演服和家長的早餐午餐,而且一個孩子可以帶幾位家長,不以人頭收費,還是不錯的。

午餐後,先是孩子們自己表演,跳著歡快的非洲舞蹈,接下來是請來的魔術和雜技表演,這最能吸引孩子們的眼球!可見這家幼稚園非常用心。有的孩子在遊樂區玩耍,還有倆孩子騎著高頭大馬在大人的引領下在園區散步。這家幼稚園每週都有騎馬活動,還有一個小小的游泳池供孩子們嬉戲。

在奈洛比,這樣一個不錯的國際幼稚園一年的費用大概在2500美金,三個月一個假期,一年9個月,那每個月的費用大概在1600人民幣多,這的孩子大都是肯亞孩子,少數白人孩子、印度孩子、中國孩子,孩子們沒有作業,環境很好,和國內相比如何呢?更別提10公里外的基貝拉貧民窟裡的孩子們過著怎麼的生活!

2017年8月8日,肯尼亞總統大選,選舉計票烏呼魯勝出!反對黨領導人奧廷加不幹了!反對黨不幹了!反對黨開始遊行、示威!最高法院組成裁判,幾天後裁決計票無效,擇日重新舉行第二次大選!電視上反對派領導人73歲的奧廷加老人笑了!這時基貝拉貧民窟裡時有槍聲響起,後來聽說基貝拉裡死了16個無關緊要的窮人!又過了幾天,定好的重新大選計票的時間又被推翻,因為計票委員會的人沒有換,裁判不換,進球無效!擇日再定日期!又過了幾天,緊鄰基貝拉貧民窟外的一所女子中學發生火災,燒死7個女學生!第二次重新大選日期敲定,依然是前任總統獲勝,反對派依然是不承認,反對派老領導飛去美國逛了一下返回奈洛比機場,反對派大遊行前去機場迎接,路上還燒汽車,砸汽車。繼續由最高法裁定計票結果,此時俺已經騎行在尚比亞,中餐館的員工中午去送外賣,正好趕上一起哄搶事件,傳回的視頻看見就在奈洛比市中心大街上,便道上的人們瘋跑著躲避遊行,順手牽羊開始哄搶商品,一輛可口可樂公司的送貨車正在卸貨,人們有搶一箱的有搶幾瓶的,不管是多少,搶了就跑,員警鳴槍!奧廷加老人誓言要奪得這次大選,否則誓不甘休!遊行示威不斷!可最後還是烏呼魯取得連任!在我返回奈洛比後聽說,最後一次法院裁決時,法警的槍打中了一位法官的大腿,謊稱槍走火了,這不用解釋了吧。肯亞歷時兩個多月的選舉鬧劇,以烏呼魯肯雅塔連任結束。這次選舉雖然沒有08年那次的衝突事件那麼嚴重,08年有3000多人喪命!這次也是給各行各業造成了嚴重的影響,商店關門歇業,政府機構停擺,在肯亞的外國人很多都在選舉期間撤離,而第二次重新計票時遊行不斷,各國記者們也都逃之夭夭!選舉耗時兩個多月,經過多次裁決,耗資幾十上百億美元!有人戲稱這是全世界最貴的選舉!真有錢!而肯亞的道路基礎設施依然不好,老百姓依然用黃色的塑膠桶走幾公里背水拉水吃,基貝拉貧民窟裡100萬人依然過著及其貧苦的日子。奧廷加老人為了上位費盡周章,烏呼魯為了保位也是煞費苦心,這一切說白了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集團而奮鬥!政府腐敗,官員、員警、機場海關、駐外使館,沒有不要小費不收黑錢不坑外國人的!(被索要小費、坑錢也是俺親身體驗過的)現在能對上標題嗎?貪婪的肯亞!有一位在奈洛比生活幾個月的中國老人說:奈洛比只有天氣氣候好,其它都不好!

扯點好的吧,欣賞一下動物世界,肯亞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野生動物園,只是肯亞旅遊酒店的價格很嚇人,就性價比來講,比埃及差遠了!

馬賽村和馬賽配飾。

  一晃在肯亞就晃了3個月, 等到了從國內來匯合一起騎行非洲的小夥伴,向西跨過東非大裂谷,向著下一個目標!再見肯亞!乾杯奈洛比!

相關內容:Wind Rides 45 : 主權王國埃塞爾比亞

What's Your Reaction?

confused confused
0
confused
cute cute
1
cute
scary scary
0
scary
fun fun
2
fun
love love
3
love
lol lol
1
lol
omg omg
1
omg
win win
1
win
王軍

人生總要為自己喜歡的事癲狂一次,所以甘心放下一切,為大自然而出走。以歷時兩年5個月騎行超過55個國家,約5萬公里。

More From: 沉迷影像

You may also like

Choose A Format
圖文格式
以文字配圖片說故事
加載視頻
上載任何形式的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