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 Rides 49:獵游之地坦桑尼亞


由於自行車輪胎不給力,在肯亞換的三條外胎在很短的時間就一一喪命,不得已坐上大巴前往坦桑尼亞首都—沙蘭港,去約定好的華人超市。華人超市的郭老熱情的接待,我們是在阿迪斯阿貝巴偶遇的,同住在阿迪斯阿貝巴的華人旅館,受郭老的邀請,今天來到沙蘭港的華人超市,這裡有超市有住宿有理髮店有各種餐館有重慶小面有東北燒烤!美美的家鄉味!

沙蘭港有專用的封閉式公車道,通勤的是中國的揚子客車

桑給巴爾島,原來是個小國家,後併入坦桑尼亞,就像我們的特別行政區。外國人來旅遊要辦理入境手續,在坦桑簽證頁蓋章,即使你從坦桑本土坐船過來!這的車有特別的車牌,車牌上有自己的區旗,上面有個小小的坦桑國旗。下船辦好入境手續,租輛車來到桑島北部,這裡沿著海邊的沙灘一個挨一個的度假酒店,價格從一百到幾百刀!沙灘資源分享,海水退潮後可以沿著細膩白色的沙灘轉變桑島北部。每到退潮,遊人在沙灘漫步,當地村民們都在淺灘撒網捕魚,撿拾海螺,孩子們在淺灘嬉戲。桑島大部分是穆斯林,女人們穿著長袍也要在淺灘撿拾海螺,大袍子浸泡在海水裡,那也得穿著,穆斯林女人好辛苦!而這裡的海膽太多了,看見淺水下的黑色就是一片海膽,不小心還被海膽刺到手指,很疼!

桑吉巴島東部,和北部差不多,但東部酒店稍微少點,大部分酒店集中在北部。東部更安靜,在北部欣賞完日落,再到東部欣賞印度洋的日出!

輾轉返回桑島首府石頭城,有奴隸市場,非洲的黑奴大都從這裡販賣到美洲大陸,漫步在石頭古城,似乎看見聽見了叫賣聲,一個個一排排黑奴被繩子捆綁著串成串,拉到臺上,下麵的奴隸販子在競價。。。於是成船的黑奴被賣到美洲大陸!

石頭城每到夜晚,在海邊的休閒廣場都會上演燒烤盛宴,各種烤海鮮烤肉,只是小黑們的手藝不敢恭維!

結束了幾天桑島的快樂休閒時光,返回沙蘭港,在自行車市場淘到兩條舊輪胎,準備出發,向著期盼已久的目標,非洲之巔——乞力馬劄羅!

我的登山日記

10月份,南半球的春天,赤道以南,Jakaranda花遍地,美美的紫色!在乞力馬劄羅山腳下的登山者聚集小鎮Moshi沒有找到合適的登山團隊和嚮導,轉戰到阿魯沙繼續尋找。在阿魯沙一家上海人開的中餐館,他們幫我介紹了一個登山嚮導,來會面的小黑說1450美元,和我之前多次瞭解的價格差不多,最後砍到1370美元,因為沒有那麼多現金,所以問問能刷卡嗎?旅行社不能刷卡,但進山門票可以。小黑哥拿著iPhone7計算著,進山門票可以刷卡826美元,那要看幾天的線路,大都是6或7天線路,826門票是乞力馬劄羅景區以及6天內山裡營地維護、環保費用。1370減去826,544美元是給旅行社的,這其中包括6天的食物和登山服務團隊的工資。談好後付了100美元訂金,第二天小黑Muddy帶著領隊來賓館檢查我的裝備:缺飲水袋、頭燈、登山杖、棉手套和雙肩包,租用這幾樣80美元。Muddy當時跟我說小費是250美元,每個登山團隊都要給小費,這是慣例,來的領隊說要360美元,我堅決不同意啊,我對Muddy說給你250,其它我不管,是你說的250,其它你自己搞定吧。最後當著領隊敲定250美元小費。說說這氣力馬紮登山,是不需要專業登山裝備普通人都可以登頂的七大洲最高峰之一。為了環保,山裡沒有酒店,沒有自來水源,沒有火源,每位登山者都必須在指定地點露營,所需一切都要背夫們扛上山去。政府為瞭解決當地百姓的收入,規定每位登山者必須配備一個嚮導、一個廚子、兩個背夫,最低配四個人。他們的收入並不多,主要是靠小費。再說俺也不是財主,雙方都滿意最好。一切談好,把不需要的東西和自行車暫存在中餐館,準備開始超級自虐。要說這登山運動真是很自虐,但一座座大山對無數的登山愛好者又有著無盡的誘惑!

D1、早上6點半,一個背夫準時到我住的酒店來接我,一起坐上巴士到Moshi鎮。然後去吃早餐,隨後有司機在等候,和領隊見面,然後就陸續到準備上山的6天的食物,領隊把我租用的東西交給我並做了說明。一起驅車前往乞力馬劄羅山門,Machame Gate。領隊和背夫們去準備進山的手續,俺就在休息亭等候。登山的人也不是很多,可這每位登山者都要配備至少一個嚮導、一個廚子、兩個背夫,看著這烏壓壓的小黑哥們,也許他們才是真正的登山者,每年不知要上多少次乞力馬劄羅!出發了,領隊告訴我我們是六個人,我和五位元服務團隊,領隊、廚子和三個背夫,多加了一位女背夫!五個人伺候俺一個!

出發一會兒就散開了,只有領隊一人引領著我,走了半小時,小夥子就一頭大汗,稍有點兒坡就慢下來,還不讓我超過他。不一會兒前面休息,領隊小夥說,你試試這行李有多重,還打開給我看裡面裝的東西,俺拎起來可真不輕,大概有四五十公斤,裡面有些鍋爐子鐵傢夥,難怪這麼重!瞬間讓我改變了對他們的看法,真的很辛苦!好吧,讓我替你背背重裝感受一下。於是我提議和他換換背包,我背他的四五十公斤,他來背我的小包包,小夥說真的嗎?當然,我能行!背上他的四十多公斤大包,一走就是一小時,真夠累的!休息時我們又換回來,我盡力了夥計。在路上有背夫管我的領隊Nasri叫Cammander,難怪這小子沒點兒能力還真不行。下午5點前到了第一營地,海拔2835米,從山門的海拔1800米行進11公里到第一營地,海拔上升1000米多點。領隊領著我到辦公室登記完,背夫已經把俺的小帳篷搭好,給俺擺上小凳子坐下休息一會兒,如果是多人團隊,他們還會帶上小桌子。稍後端上來一小盆熱水,一塊兒香皂,還有一卷衛生紙。這熱水燒的夠快,要知道這是扛著煤氣鋼瓶上來的!熱乎乎的水洗洗手擦擦臉,真舒服!然後又在俺的帳篷裡鋪上一塊兒乾淨布,端上來一壺開水、一罐新的即溶奶粉、一罐新的雀巢Milo、一罐新的咖啡、一盒茶、一盒糖,先喝點兒熱茶。不一會兒端上來一盤現做的爆米花,爆米花略帶點鹹味,消耗體力過大需要補充鹽分。休息片刻後,領隊送來一盞手提燈,還有三節電池用在頭燈上,拿出一個醫用測量心律的小夾子夾在手指上給我測量心律,。並講述明天幾點早茶、早餐、幾點出發、線路、距離、以及明天午餐和晚餐等。又過了一會兒開始今天的晚餐,先是餐具擺放、番茄醬、辣椒醬,然後是擺好的三塊紅薯,一小盆熱氣騰騰的木薯青菜湯,告訴我可以開吃了。木薯青菜湯味道很好!熱氣騰騰的一盤蔬菜,裡面有青椒、番茄、紅蘿蔔、洋蔥、素瓜,又是一大盤擺盤的土豆、炸魚塊,真是太豐盛了!根本吃不完,餐後還有果盤。登山第一天的營地晚餐就這麼豐盛這麼講究,就像星級酒店的待遇!

D2、昨晚有一個白人團隊有20多人,夜裡10點多還在營地裡嘰嘰喳喳的大聲聊天,其他人都很累了,請不要打擾別人休息好嗎?原來歐美人湊個20多人的團人一多了也就那樣,在加上小黑們不覺得累,都習慣了,依然談笑風生。一晚上也沒睡好,早六點半準時早茶,依然是端上來熱水洗臉,開水泡茶。早點也很豐盛,果盤、烤麵包、雞蛋,蜂蜜、黃油、花生醬也都是新買的,還有芋頭濃湯,臨出發時廚師端上來一個大盤子,裡面有麵包、飲料、香蕉、餅乾、堅果,帶在路上的零食。這廚師包著個頭巾,我告訴他說他像加勒比海盜裡的傑克船長,像約翰尼德普!

從一號營地到二號營地Shira才5公里,海拔上升900米左右到3750米,在這午餐紮營。午餐簡單點吧,多了吃不下,才走了4個小時。依然是茶、咖啡、木薯濃東加麵包,以為這樣就可以了,吃的也飽了,不一會兒正餐上來,蔬菜燉魚塊和煮意面,吃了一半乾脆就吃不動了!然後午覺,躺在帳篷裡,陽光曬得暖洋洋,好不舒服!領隊Nasri告訴我4點50去散步,周邊徒步一小時再回來晚餐。為什麼呢?是怕你午餐後就懶懶地睡,肚子裡的食沒消化,溜溜食把能量儲存在身體裡,晚餐才能多吃點,為明天的跋涉做好充足的準備,同時也為了海拔逐漸升高對身體的適應能力。這裡有幾十人的登山隊伍,大家都是下午去徒步一小時,做適應性訓練。領隊依然傍晚來介紹明天的一些事項,然後測量心律。晚餐結束鑽進睡袋,海拔越高晚上越冷,晚安咯!

D3、Shira這個營地面朝夕陽,夜裡很冷,清晨起來,服務團隊送上一壺開水,喝點熱茶暖和暖和,起來看看雲海,俯瞰阿魯沙國家公園。稍後熱水端來洗漱,準備早餐。早餐過後,廚師給帶上午餐盒出發。上到海拔4000米左右,植被稀少,也就是些灌木和少有的幾棵柏樹,加之乾旱,含氧量很低。遍地的火山石,想站在火山石上拍個腳踩乞力馬劄羅和悟空騰雲駕霧的照片真不容易,還要示範給領隊看,先給他照一個,這小黑哥的照相技術太差了!

翻過一個4600米的山口開始午餐,我問Nasri,見有人帶氧氣瓶,中等大小的大概比小的保溫瓶小點兒,他說在坦尚尼亞很貴,新的要450美元一瓶,充氣要100美元!天價!!!我問我們帶氧氣了嗎?他說沒帶。俺心裡想你就對我的體能那麼放心,用不著氧氣嗎?記得去西藏徒步時,國內的可擕式小氧氣瓶才15—40人民幣。早早的來到三號營地Baranco,海拔3900米。今天上上下下的10公里,登山者都累的什麼似的,背夫們不但每天收拾營地後出發,還要背著30公斤的行李超過我們提前到達下一個營地,搭好帳篷準備熱水(水都是到附近的山泉處背回來),為客人準備好洗的喝的。一些小黑哥也不累,自己還說笑著洗衣服洗腳。還有一位頂著大霧陰冷的天擦身子,真的不累不冷!今天俺的服務團隊還給炒了一盤花生米,這服務真到位!下雨了,雨大一點,小黑哥過來用樹枝在俺的帳篷邊滴雨處刨出一道小溝,以免雨水進入帳篷底部!服務這麼好,該怎麼謝你們呢?

D4、清晨起來,外面是霜凍,已經是零度以下了!今天10點多就到了中轉午餐營地,很多人搭起帳篷準備午餐。我跟領隊說咱們繼續走,才10點多不在這午餐,直接到4號營地去。4號營地沒有水源,需要一位元元元背夫在山谷裡的山泉處背一桶20公斤的水,從海拔3800米帶上自己的行李頭頂一桶水,到4公里外海拔4673米的Barafu營地,真是太辛苦了!早早的到了4號營地,午餐休息,下起了冰雹粒,睡覺。晚餐,然後接著休息,都是為登頂做充足的準備。可晚上怎麼也睡不著,有點兒興奮,到晚上10點多才勉強睡了一個多小時。

D5、登頂都是在夜間開始,半夜12點起來開始準備,補充點餅幹什麼的,奶茶喝夠喝足,注意多補充糖份!興奮的我早準備好了,等著嚮導,他卻不慌不忙的。淩晨1點我倆出發了,其他背夫廚師不上,去下撤的第5營地等待。抬頭看看遠處忽閃忽閃的燈光,看來我倆是這個營地最後出發的。一步一個腳印開始緩慢的爬行,看著前面人的燈光,坡度還挺陡呢!抬頭看看璀璨的夜空,不時還有流星劃過,東方一輪彎月下掛著明亮的啟明星,泛著魚肚白的天際,太陽就要升起。

快點兒日出吧,給點兒陽光給點兒溫暖!手指快要凍掉了!腳丫子還好,穿了三雙襪子,加上腳在行走不算冷。有時會出現眩暈的情況,就好像一個人蹲久了猛的站起來會頭暈,這是低血糖,所以一定要慢!領隊找個地方休息片刻,遞上熱茶,補充點糖和餅乾。此時接近山頂,抵達第一點時已是早上7點多,這裡才是Stella point 5756米海拔,距離最高點還有接近1公里的路。加油,可腳踩在鬆軟的火山灰上(灰不是灰,就是細細的碎石),而且氣壓是460,每邁一步都是平地裡耗氧量的兩倍甚至三倍!這真是雙腿灌了鉛,艱難地前行,終於抵達頂點,非洲之巔!此時才細細領略一下乞力馬劄羅山上的雪!山頂類似一個盆地,中間是低窪乾燥的火山口,四周有冰川,在山下看到的乞力馬劄羅山上的雪,其實是冰川!有腳印靠近冰川,可我們還是別去打擾那靜靜的雪吧!記得和領隊聊天說,這乞力馬劄羅的雪大概50年後就沒了,他說哪用50年,5年以後就沒了!

好好休息一會兒,準備下撤,登山呢都要在12點以前下撤,過午山頂會變天的。從4號營地淩晨1點出發,六個半小時登頂,7公里海拔提升1200米,再用兩個小時下撤到4號營地Barafu。下來時才看清登頂的路,全是火山石和火山灰,坡度大概30度,大約10點半回到4號營地,那叫一個累!趕緊喝點熱茶睡覺,領隊告訴我休息一小時,12點一刻午餐,1點出發到下一個營地。要累死了,什麼也不想吃,別管多吵,倒頭便睡,1個多小時醒來,午餐乾脆不想吃,極度的疲憊已經沒有了食欲,簡單喝了碗麵湯,繼續出發。下坡也不是什麼輕鬆事,途中休息時,蹲下感覺膝蓋處已經漲大了一圈,腳趾頭頂的生疼(後來發現大腳趾蓋已經全部頂開頂的淤血,到現在也沒長出來新的)。問問領隊營地在哪,還有多遠?他說就快到了。我開玩笑地對他說,我想殺了你!、、、堅持再堅持,從4號營地到5號營地Mweka7.5公里海拔下降到3100米。終於到了,服務團隊燒好熱水,洗洗臉。終於能喝到接近燒開100度的水了,在前兩天喝的不開的的水,肚子稍微有點兒難受,還好俺帶了藿香正氣每天吃幾粒。喝點熱茶,吃點爆米花,然後睡覺,晚餐免了!服務員和領隊勸我吃晚餐,可我什麼也不想吃,吃不下!這一天,淩晨1點出發,下午5點半抵達休息營地,登頂7公里,下撤14.5公里,疲憊到極點!什麼也不想吃,就是兩個字:睡覺!睡覺!還是睡覺!

D6、昨晚什麼也沒吃,什麼也不想吃!從6點多一下睡到早上5點半!照常早6點多開飯,依然是非常周到的服務,飽飽地睡了一整夜,胃口緩過來了。早餐結束後領隊拿著一個小紙條過來跟我說小費的事,上面寫著領隊、廚師、服務員、背夫,說你看我們五個人,是不是多給點?我說怎麼分配我不知道,錢給你,你來分。領隊還在說,於是俺對Nasri說:你聽我說,我們和Muddy說好的小費是250美元,但前兩天我在路上想過了,你們服務很好,他們很辛苦,尤其是廚師做的食物很好吃!所以,我多給你們50美元。領隊Nasri也很高興地說謝謝!拿了錢給大家分。然後收拾好一起向山門Mweka Gate前進。大約3小時10公里的路程,俺1小時45分抵達。背夫們更是快,六天下來他們的行囊減輕了不少,都是一路小跑下山!在路上我還和領隊開玩笑說:昨天我想殺了你,但今天我又活過來了,我不想殺你了!這傢夥說那咱再返回山上如何?yes,I  can!去你的吧,想累死我啊!來到山門,領隊給我取了登山證,和我的團隊合影留念,車接我們回到moshi鎮,先找個啤酒解解渴先!等等,還有一頓午餐呢。Nasri問我想吃什麼?當然是牛肉湯啊,啤酒自理,我也請你喝杯啤酒。午餐過後,他帶著我去列印店把登山證塑封好,然後一起坐bus回到阿魯沙。整個登山結束!說說這小費,雖然說好的是250美元,但一路上六天下來,看著他們確實很辛苦,帶上所有的東西陪你走完全程,不管海拔4600多,還是山谷裡取水,服務也非常周到,所有食物:奶粉、高樂高、咖啡、茶、黃油、花生醬、蜂蜜等都是新買的,每天早晚必有水果:香蕉、橘子、木瓜、芒果,還有炒花生米、爆米花,所帶的蔬菜:土豆、紅蘿蔔、洋蔥、青椒、豆角、包菜、木薯、紅薯、芋頭等,就連餐巾紙都是新的整包,還有洗的香皂和衛生紙。所有這些都為我一個人服務!每天早晚服務員送餐還會擺盤,微笑著勸你多吃點,就像一個星級餐廳陪著你走了六天!話說回來,登山刷卡826美元,這是乞力馬劄羅山門票、保險和各個營地維護費用,說好的給Muddy550,那這550除去六天的食物,即使剩下450再除去旅行社的,給這五人的工資能有多少?所以他們掙不了多少錢,也許每天30、50人民幣?所以,這的小費已是不成文的規定,每位登山人都要給小費,大概在300—400美元不等。坦尚尼亞國家規定,不允許用牲口攜帶食物,必須人背肩扛,所有不可降解的東西都要背夫們背下山!所以,還是多給點吧,心情好比什麼都好!你說呢?

自行車環球騎行兩年多來,經歷風霜雨雪、酷暑乾旱,身體從來沒出過什麼毛病,即使感冒也沒有過!可不知道是不是在酒店洗澡水太熱了,在登山前居然感冒了!可已經聯繫好了登山團隊,訂金也付了,只好帶病上山,六天一直感冒嗓子難受,而下山到了鎮上,感冒痊癒!您可別學我,感冒登山是有危險的,切記!

 

What's Your Reaction?

confused confused
0
confused
cute cute
1
cute
scary scary
0
scary
fun fun
2
fun
love love
2
love
lol lol
0
lol
omg omg
1
omg
win win
0
win
王軍

人生總要為自己喜歡的事癲狂一次,所以甘心放下一切,為大自然而出走。以歷時兩年5個月騎行超過55個國家,約5萬公里。

More From: 攀山越嶺

You may also like

Choose A Format
圖文格式
以文字配圖片說故事
加載視頻
上載任何形式的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