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 Rides 54】炎熱的澳大利亞(三)


原住民的崇拜

離開凱恩斯的前一個晚上在海濱公園尋覓著紮營的地方,夜幕降臨來到公園的角落,遠離喧囂。

可早上天不亮就有晨練的人,跑步、騎自行車、遛狗。看看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日出,再睡會吧,可是來了公園巡邏的,說警察不是警察,類似城管。不讓我繼續睡了,必須早起走人,馬上!

唉,沒辦法,抹黑收拾帳篷,城管看我收拾的差不多了才離開,敬業的城管,凌晨4點就出來巡查公園。

沿著一號國道向西,這天傍晚來到一個營地,夜幕降臨,藉著房車微弱的燈光找個地方紮營休息,第二天早上起來一看,好多車,房車、轎車、摩托車還有我的自行車!國道上有很多休息點,這些車也都是為了省錢駐紮在路邊休息點。

一對小夫妻,開著豐田麵包改裝的房車,這小房車就是他們的家,裏面有小桌板、有冰箱、煤氣爐,後排座位拆掉改成床,車廂裡掛著他倆的相框,車身上有自己的廣告,做管道維修、廚房下水道疏通,還有電器修理,開著它哪裡有活就到哪去。

一早起來轉轉這個營地,旁邊兒有條小溪,有露營的人去小溪里洗澡,清澈的溪水很乾淨,旁邊兒有位孤獨的老人家,把改裝的房車停放在溪邊,外面擺放著一些花盆,看來他在這生活時間很久了。

不錯,我也去清涼一下。簡單的洗洗回到岸邊,一位摩托男走到近前問我說英語嗎?是的,他指著我手裏的洗髮水說,這裏不能用這個,洗髮水會進入土裡污染土地。我笑了笑指著不遠處的兩位年輕的白人女孩和一個白人男子說,你看,我看見他們用這個,所以。。。摩托男回頭看看他們,無奈的笑笑雙手一攤扭頭走開了。心裏暗罵:你TMD真賤!是看著我的亞洲面孔嗎,你怎麼不去說教那幾個白人,你TMD這是種族歧視嗎!真TM賤,先管好你們自己再去說教別人! ! !

逛逛這個營地市場,這是在公路上遇見的唯一一個營地市場,小市場有賣蔬菜水果的,還有賣垂釣和營地用品的,看來有一定的時間規模了,買點吃的水果準備出發。

在我收拾帳篷的時候,有一位騎自行車晨練的人經過,打了聲招呼就走了,但似乎他沒有走遠,等城管離開後他又回到我近前。

藉著公園遠處昏暗的燈光打量一下,他黑黝黝的面龐,留著長發,眉心點了一個紅點。他說我可以去他家住,一天兩天都沒問題。

我婉言謝絕了他的邀請,我說天亮後我就要出發往達爾文方向走。於是他把自行車放好,對我說:你是神派來的,神在看著我們。他單膝向下,手摸摸我的鞋然後把手放在嘴邊親一下,再摸另一隻鞋做同樣的動作。這可有點驚到我了,這禮節在電視上看見過,澳洲原住民對崇拜者的最高禮儀,又好像他們的族人對待長者或酋長的禮節。簡短的聊了幾句,相擁道別,天亮了。

小鎮的游泳池

從凱恩斯一路向西,離開海岸線進入內陸,天氣越來越熱,氣溫逐漸接近40度—42度!但夜晚還是挺涼爽的。

從上午10點到下午6點,騎行在公路上就感覺股股熱浪撲面,現在10月是澳洲的春天,到了1月盛夏會熱到什麼程度不敢想!

好在沿途的幾個小鎮都有游泳池,免費的!這太好了,後來每個小鎮就去找游泳池,可以一直泡到下午關門,等到夕陽西下不那麼暴晒了再上路。前面幾天都能在小鎮找到免費游泳池,可越往內陸越是荒涼,路邊只有牧場,城鎮之間的距離也在逐漸拉大,200—300公里之間只有Roadhouse才能補充給養,再想游泳池清涼一下只有房車營地啦。

新路老路,但老路也很平整,一條路幾十公里連個彎都沒有!

澳洲內陸特有的公路火車,四節53米,21軸,82個輪胎,由威震天牽引。

淘金記,西部片的感覺

水,進入內陸逐漸的沒有了公共飲水設施,只有到了城市大超市可以買到便宜點的水。在路上只有加油站roadhouse有水賣,5—6澳元一瓶1.5L,然後就是雨水收集罐的水,但也都是經過過濾的,加熱後可以飲用。

可就是昨天在Four ways加油站營地,那的水沒有過濾,不能飲用只能洗澡。

可我晚上到那,當晚買了一瓶水夜裡喝,早上起來也不知道就罐了5瓶,6瓶水也勉強夠一天的。

這天一早從Four ways出發,向南頂風,還是緩上坡,加上暴晒和股股熱浪,到下一個城鎮180公里,真夠我喝一壺的!

兩小時後在路邊的樹蔭下休息,想喝水才發現這5瓶水里好多雜質,不能喝。

買的水還剩半瓶,前方的公路休息點有多遠?有沒有能喝的雨水?這可怎麼辦?沒水,這180公里40度的暴晒,非中暑不可,掉頭回去30公里買水?沒掉頭走回頭路的習慣,乾脆搭車吧。

這哥們一個人開一輛皮卡,後拖著艘小船,帶著條拉布拉多,去6、7百公里外的北部海濱,周五去,在海邊玩兩天,周一返回,他家Mount Isa市在我的線路上,正好帶上我。

他馬上幫我裝好自行車,然後叫他的狗狗下來到後車廂,我們開車走起。

一位不修邊幅的小伙子,看著衣服和手都是臟兮兮的,好像在路上修理過他這輛老爺車。他很健談,語速還快,一個人開車這麼遠,可算有人聊天了,但我聽著也只是一知半解,隨聲附和。

小伙子抽煙喝酒,開車的時候!他自己捲菸,一邊開車一邊用腿頂著方向盤用100+的速度捲菸!

開個幾十公里停下來,從後車廂的冰箱裡拿出冰鎮啤酒,他一罐我一罐,好清涼的啤酒!

他邊開車邊小口喝著啤酒,還時不時地把他那臟兮兮的牛仔帽扶正在儀表板的中央。我問他說你開車喝酒沒事嗎?我的意思是不怕警察嗎?他笑笑也不作答。

其實在這荒涼的內陸,人影都沒一個,哪來的警察啊!

我回頭看看後面的拉布拉多,狗狗熱得直流口水,我佔了它的副駕。

烈日隔著車窗曬得臉發燙,我對小伙說我要是騎車會熱死的。

他說是的,你只有半瓶水! 200公里,下午到了Mount Isa他的家鄉,他先開車到一家肯德基,買了兩份炸雞漢堡薯條,給我一份,然後把我送到一個房車營地就道別回家去了。

樸實熱情的澳洲小伙子!謝謝!

荒涼的澳洲內陸,只有牧場,路上被撞死的袋鼠在烈日的炙烤下散發著腐爛的臭味。在這騎行,200多公里一個補給點,一天或兩天不說一句話,可以讓我充分的享受孤獨。。。


What's Your Reaction?

cute cute
0
cute
scary scary
0
scary
confused confused
0
confused
fun fun
1
fun
love love
1
love
lol lol
0
lol
omg omg
0
omg
win win
1
win
王軍

人生總要為自己喜歡的事癲狂一次,所以甘心放下一切,為大自然而出走。以歷時兩年5個月騎行超過55個國家,約5萬公里。

More From: 大冒險家

You may also like

Choose A Format
圖文格式
以文字配圖片說故事
加載視頻
上載任何形式的視頻